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在她老公回家时在她里面猛灌精 更多>>
 

    在她老公回家时在她里面猛灌精

    时间:2018-07-11 周五的下午没课,早早便回家,想找个家人好好的翻云覆雨一般,此时慾火又蠢蠢欲动起来,一路上心不在焉,想着我的春梦,到了家附近的路口转角。
    「哎呀!」这时我不小心便和提着大包小包的一个女人撞了满怀,她的东西也因此掉了一地,由于是我不专心的缘故,便赶紧向她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帮妳捡起来。」
    我不好意思的忙着捡她掉落的东西,没仔细看她是谁。
    「没关係!没关係!我来捡就好,咦~那个…你是不是住在这附近啊?」
    她好像认识我。
    「是...是啊,我是住这后面而已,嗯?我好像也看过妳呦。」
    这位眼熟的年轻女人,我好像也有印象。
    「我是住你家前面一点的地方,刚搬来一个多月而已,我看过你几次吧。」
    她边捡东西边说道。
    「这样说来,我好像有印象吧。」这时我也约略想起来这位女人是谁了。
    她是上个月搬来的一对小夫妻中的那位妻子,偶尔上下学途中会碰上几次面,并没有什么特别注意或交谈的机会,只觉得她长的还不错看而已。这时看她有些吃力的提起捡好的东西,有点手忙脚乱。
    「反正我住附近,我帮妳拿好了。」说着我就帮她拿了几袋东西在手上。
    「那就先谢谢妳了。」说完便引着我往她家方向去。
    我走在她后面,发觉她的身材蛮好看的,微细的腰身,浑圆有型的臀部,梳成马尾的秀髮垂到肩下。路上我们也交谈几句,我知道她姓张,结婚两年尚未生小孩,大约比我大六、七岁,我便叫她张姐了。到了她家,她好像把吃的东西拿进厨房,我跟了进去「张姐,这些东西要放哪里。」
    「跟我来。」
    她从厨房旁边的后门走去,经过了后院,到看起来这里好像是个杂物室的门外。
    张姐开了门,杂物室里面还算乾净,地面是磨石地板,只是架上的东西不少,显的有些杂乱,一时之间她好像不晓得要摆那里。
    「那先放这上面吧,谢谢!」张姐指着一处架上说着。
    刚把手上物品放下,转身就要出去,那个刚放东西的架子匣板,突然应声断裂,上下两层的东西马上掉落一地,哇哩咧….结果我就和张姐在杂物室清理捡拾,为了缓和这不顺的事件,我边整理边和张姐东聊西扯,由于天气还蛮炎热,不一会儿我俩就汗流浃背,张姐身上这时散发着少妇成熟的体香味,不自觉的我开始性慾高昇,有了异常行动;接着我说她。
    「张姐妳结了婚后身材还这么好看,娶到妳真幸福啊。」
    「我都嫁人了,妳还吃我豆腐啊,小刚先生。」张姐也回我一句。
    「张姐,我讲的是真的耶,妳很漂亮的说。」说着我故意对她吹了一声口哨。
    张姐轻打我一下
    「那么年轻就那么不正经,将来不知道要骗多少女孩子。」
    「那也得要和张姐一样漂亮啊。」
    这时总算整理差不多了,我转身站起来,想问张姐有什么可以帮忙,刚好张姐这时匆匆也转过来,俩人撞了满怀。哇!好温柔的身体啊!
    「哎呀..!哼..!你又吃我豆腐!」张姐笑着骂。
    「好啊,妳老说我吃豆腐,我就真的吃一吃..!」
    我开玩笑的说着,而且扭动十指,作出色狼的表情。
    张姐双手叉腰,酥胸一挺,娇嗔着说:「你敢!」
    我节节逼进,离她脸庞越来越贴近:「妳说呢?」
    她有点慌张,可是仍嘴硬的「哼!」了一声,也没退缩。
    我索性点吻上她的唇,她呆住了。我抬起头,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好笑,又重新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嗟着,而且舌头慢慢舔弄着她的小嘴。她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任我吻着,而且双手依然叉腰,我一把将她搂过,双手抚弄着她迷人的头髮,延腰而下,背部的尽头便是她高翘小巧的圆臀,我隔着长裙轻轻的摸着,她的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张姐的脖子,亲吻着张姐的香唇,我大胆的将手隔着柔软微湿的丝织上衣揉弄着她的乳房。
    张姐的乳房大概有C罩杯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会儿我就感她乳头硬了起来。
    她突然惊慌挣脱用手推着我,红着脸说:「不要!」
    「小…小刚…你干什么…不可以…我是…你..不可以这样….」
    这时慾火焚身的我怎还管这些,再加上张姐嘴里这样说,而手却仍还紧紧的贴着我,我怎能把这话放在心上而就此罢了?我不管张姐说什么,只是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小口,堵着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什么,另一只手掀起她的长裙,隔着丝袜轻轻摸着张姐的大腿。
    小……小刚,别……别这样,我是……是你……比妳年长好几岁,我们别……别这样!
    张姐一边喘气一边说。
    张姐微微的一颤,马上用手来拉着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抚摸。我没答话就扯开了她的上衣。
    「啊….啊…小刚…你…你太乱来…太大胆了…」
    她赶紧抓住我的手『你…你…不行这样呀,快鬆手!…』
    可是现在的我唯一念头就是要干,要上,我像一头放出栅的艋虎,把张姐硬压在地上,张姐的口里不停的叫着:
    「小刚,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放开我,小刚放开我……」
    张姐努力向上挣脱。我用力的将她搂回来,吻她的粉颊,轻咬她的耳垂,她依然说着:「不要..」
    我将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她「啊!」了一声,全身发颤,我左手揽着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在乳房上温柔的按着。
    「啊..别..别这样..我丈夫会回来..啊..他..会回来..」
    她开始胡言乱语,我不理她,继续吻她的脖子和肩膀,并且将手伸入她的短衫之中,继续贴肉的爱抚她的双乳。然后我索性扯起她的内衣拉开到乳房之上,两个形状优美动人的尖挺乳房跳出,手指摸到了乳头,她的乳头只有小指头那么大,我用姆指和食指撚弄着,她就捉着我的手,「啊..啊..」的轻呼起来。
    张姐的乳房饱满温润,手感十足,我乾脆将她的内衣拉起,张嘴含住她的乳头,陶醉的吸吮起来。她看起来像要晕了,急速的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我的头,只是嘴上依然说着:
    「不要..不要嘛..」
    室内渐渐燥热,我们流了一身汗,张姐诱人的体香随汗散发,湿透的衣服紧紧贴住她成熟动人的玉体,云鬓散乱,红唇微启,着实引诱人。我胯下阳具早已勃起,张姐满脸通红的娇喘着,由于贴得很紧,我胯间的鸡巴顶着她平坦的小腹,她急忙的说:
    『小刚不可以,我们不能做出淫蕩的事来。』
    『可是张姐的肉体太迷人了,我情不自禁。』
    说完我向前抱去吻住张姐鲜红的樱唇,用舌尖勾出张姐香滑的舌头。张姐无处可退,逐渐失去抵抗,我边吻边脱下张姐的外衣,我贪婪的吸吮着张姐香甜的口水,拉她纤葱般柔白细嫩的玉手握住我胯下笔直坚硬的阳具,张姐不自禁的握住我坚挺的肉棒,我更加兴奋的搅动舌头吸吮她豔丽的红唇。
    『….小刚….喔….哼….不….行….唔….啊….摸….张姐….哎哟….的….噢….哼…胸部….哼….哼….』
    我两手抓着滑如凝脂的娇嫩乳房抓揉搓捏如何停得下来,嫩笋般尖挺的乳房开始涨大,淡红色的乳头渐渐硬挺。我知道张姐开始兴奋了,我用手指捏着两乳的尖端做轻重不一有规则的旋转,张姐脸颊开始泛红,媚眼微张,红润的香唇微启,隔着衣服我的两手不停的在她娇嫩的酥胸做着淫秽的摸乳动作。当我脱下张姐上身仅剩的胸罩时,我忙低头张嘴含住左乳,左手淫秽的玩弄右乳,五指握抓娇嫩饱满的乳房时,我心中要干张姐肉体的慾望更加强烈。
    此时张姐全身酥软了下来,修长的美腿紧紧合住那神秘的下体,我解开张姐的裙子,见到已经淫湿的三角裤紧紧包裹着令我兴奋的张姐私处。我拉开三角裤,手贴着张姐滑嫩的大腿内侧摸上张姐饱满的私处,食指轻巧的滑进张姐成熟的私处。
    虽然她在抵抗,可是却无法抗拒我有力的手,柔和的灯光,她那光洁细緻毫无斑点的小腹,耀眼生辉,那柔丽的曲线,几乎完美,私处黑而亮的耻毛,两只饱满高挺的玉乳……我一只手往她阴部伸去,抚慰着肉洞口,张姐不安的扭动,反而加速她的阴道磨擦的更加湿润。
    当第一节侵入时,紧迫的密合感使我淫火更盛,我用拇指中指剥开张姐紧合的肉片,食指再进一节,借着手指的触感摸着张姐肉洞里淫靡的穴肉,张姐不自主的分开修长的美腿。我分开黑又密的阴毛,用中指和食指翻开紧閤的阴唇直入蜜穴,抽送犹似插穴,饱满的阴户淫水直流,晶莹的淫水顺着手指滋润久旱的阴唇,粉红淫靡的迴轮状黏膜吸吮着插入其中的手指。
    张姐遭我闯入禁地后,已经全身瘫痪般躺在地板上,任我咨意玩弄,我见时刻不能脱延,也顾不得经营前戏,拉开长裤掏出早已挺立的肉棒,抬起张姐玉嫩的雪白大腿,将纤细的小腿挂在肩头,使张姐粉嫩雪白的大屁股全露在我眼前。
    大腿根处张姐的饱满阴户挟得紧呼呼的,两片肉缝淫秽的一张一合,溢流的淫水将阴毛沾得光亮,张姐也被体内的慾火沖昏的放弃抵抗,肉体内的淫火帜热的燃烧,也顾不得妇道什么的,白腴的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身体,仍旧在我耳边轻轻诉着:
    「不要了~~我们不可以……」
    不过却没有阻止我的行动。我不顾一切的压了上去,她下体不安的动着,而我的阳具在她阴部玉穴上觅吻。
    我把火热的肉棒在张姐的私处磨擦数下使阳具沾满淫液。对準张姐滑嫩淫湿的玉穴,为了要品嚐和张姐嫩穴结合的感觉,我缓缓的插入张姐那蜜桃般成熟的肉穴,美穴包住肉茎和一进一紧的饱胀感沖击着我的神经。张姐对着我说:「快停……..呀!!」
    「哎呀!..不要再进去了….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快拿出来….」
    肉棒终于插入张姐成熟的肉体内,那种姦淫的美感我忍不住,圆大的龟头一马当先,直没入肉洞半截,过度的充实感令张姐淫『噢』一声,阳具入穴后把两片滑湿的阴唇撑得内翻,张姐淫痒的肉穴不住吸吮着坚硬的阳具。
    我轻轻的再把脸靠向张姐的耳边,亲着张姐的耳朵,张姐发出「嗯……」的声音,并没阻止我的行动。我搂着张姐动人的玉体开始缓缓抽送,张姐娇媚豔丽的露出前所未有的欲迎还拒的表情,紧凑的小肉穴使我忘情抽插,倒钩的龟头肉沟藉润滑的淫水来回刮磨着张姐饱满紧嫩的肉壁,淫秽的肉穴阵阵紧挟着插入的阳具。张姐嘴里开始低声轻叹呻吟,不敢大声发出淫秽的叫声,但交合处肉与肉的撞击,以及阳具插穴淫水溢溅声却编织成动人的乐章。
    我的身体和张姐的肉体紧紧的结合,龟头顶住子宫内部,不留丝毫的缝细,张姐快美的吐出气来,我俯下身去趴在张姐洁白的身上,双手握住饱满的乳房搓揉,下半部由轻至重开始耸动,张姐红唇微张渐渐哼出淫声,喘息声和呻吟声充斥整个房内。
    「呜…呜…嗯…」
    张姐拼命咬着一旁衣服的袖子,压抑自己的声音在快乐的肉体激情之中。
    她皱着眉头,屏着呼吸,好久才发出一声较大的呻吟:啊~~~~
    我慢慢的从张姐的身体里抽出我的阳具,直到仅剩龟头在里面。然后我再次用力快速的插进去,一直插到她的花心!
    「啊…嗯…」张姐此时才会难忍的哼出很大声音来。
    「你…啊…我受….受….不了….了….」
    我听到张姐的告饶,更是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张姐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在我用力的抽送之下,张姐也开始摆动她的腰部,配合着我的动作,张姐抱着我,甩动着她迷人的长髮,双眼微闭,樱唇半张,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
    张姐配合我的动作而扭动着腰部,我每一下的肏穴都让她感到全身酸软。男人的肉棒不是没嚐过,但一想到在自己的穴内进出的是丈夫以外的人,张姐不知怎的感到特别刺激兴奋。没错,因为对方是不常相见、但又从未想过作为性爱对象的男人,所以张姐才会血脉沸腾。越是禁忌的游戏,就越令人感到兴奋。
    我舒畅的大声呻吟出来,而张姐的呻吟也开始如美妙的音乐般的环绕着我:
    哦………啊…啊…
    她不住的挺起屁股,把下身迎向我。我们的身体热烈的交合在一起。她抬起双腿缠在我的腰间,她的双手也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她的身体一会不让我抽出或不让我插进,一会她又有默契的配合我的抽插!不久,我们就能娴熟的配合了。当我插进的时候,她也用力的贴近我,我抽出的时候,她也后退!我在呻吟,她也如此!我快达到高潮了,她也一样!
    渐渐张姐用力的拉紧我。她的臀部抽搐着剧烈的挺动,让我的阳具猛烈的撞击她的花心!
    啊…你弄得……我好舒服!
    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
    「嗯嗯……小刚……喔……姐已经…不行了…啊…」
    张姐小穴内突然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缩吸吮着我的肉棒,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张姐,我也要洩了!
    于是快速地抽送着,张姐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冲刺。终于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穴,张姐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也叫了起来「啊..喔..」。张姐在和我这般猛烈的姦淫下,软瘫了过去,清醒来时她打了我一巴掌,哭泣起来。
    我抱着她狂吻着她的嘴唇,她死命的推拒着,不多时她竟反手抱住我,和我拥吻起来,我见她此态知道姦淫她的计谋已经成功,此刻她的身心都成了我的俘虏。此时张姐把玩我雄伟的阳具,丰挺的胸部紧紧靠住我,媚眼惺忪的媚声说着:
    『小刚,我已经被你给玩弄了身体,你可是不能害我以后不能作人喔!』
    我搂着她亲吻道:『我的好姐姐,你是我的宝贝,我怎会害妳呢!何况妳刚才知道的,我是多么的爱妳,不然也不会……』
    『讨厌!你就会吃我豆腐。』她娇搥着我说。
    我说:『谁叫妳长得那样美豔动人,虽是结过婚依旧是令人”回味无穷”。』
    张姐娇笑打我说:『可恶的坏东西!』
    翌日下午,我又跑去找张姐,想要再继续昨日的性爱游戏,到了她家,看了一下车库,知道她先生不在家,便推门走了进去。
    「张姐,妳在吗?」我对着屋内喊。
    「是小刚吗?我在厨房忙,进来吧。」
    这时我看见张姐在做菜。她挽着乌黑发亮的髮髻,穿着一条短裙,两条雪白的大腿几乎全露在外面,我的心马上像火烧一样狂跳起来。
    「张姐在做什么啊?嗯。」我走到张姐旁偷亲了她一下。
    「做菜呀,你这个小色狼,又跑来做什么?」张姐正炒着一锅青菜。
    我就站在她后面看张姐忙来忙去,张姐不时回头对我一笑。后来青菜弄好了,张姐将它们舀成一碟,端过来小餐桌上,我称讚的对她说:
    「好香啊!」
    「哼,菜香还是我香?」
    张姐问:「要不要嚐嚐看。」
    「吃菜还是吃妳呢?」我依了过去从后面将张姐抱住。
    「哎呀……你这个小色狼,快放手啦……不然被我老公看见就不好了……」
    我紧紧地搂着张姐,把阴茎在张姐柔软的屁股上面用力摩擦,一阵阵兴奋直冲大脑,我的手,也向张姐的双乳摸去。对她说道「他现在又不在家。」
    哎呀,别闹啦。张姐笑着拉开我的手。
    坏孩子!张姐低下头,手也不知不觉鬆开了。
    张姐,妳好美,我一见妳就忍不住!
    我悄悄的把裤子解下,昂然挺起的肉根正顶着她的屁股沟,张姐不由得向后一瞧:
    「啊……小坏蛋……怎么连裤子及内裤都脱下来了……」
    「来嘛…张姐…我的好老婆,妳最爱的肉棒好想要妳喔……」
    「啊…别这样,我老公快回来了…」
    「不会那么快回来啦。」
    「我觉得还是不好啦,乖,听姐的话……」
    「不行,我现在就要妳。」
    我边说边用肉棒摩擦着张姐裙下的肉屄,并用手不停的搓揉着她的乳房。
    「可是……可是……太危险了啦……还是不要啦……小刚乖……等家里没人时我再和你……不然被人看见你在和我亲热,玩弄别人的老婆,我们準会被打死的……」
    张姐此时口里虽仍说不,但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屈服。
    我亲吻着张姐的脖子。当我揉捏张姐的乳头时,我感到张姐身体一下绷紧了。我撩开张姐的上衣,张姐胸前雪白的两颗乳房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来。我握住张姐的乳房,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多么地柔软、饱满。我用力捏张姐的乳头,一边继续吻她的脖子。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抚过张姐的小腹,感觉到她腹部的肌肉已经绷地很紧了。随后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内,开始爱抚张姐的阴户,这时我的肉棒开始进入临战状态。
    我的手指轻轻地滑入张姐的皱摺,感到那里已经流出了液体。张姐的头往后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时旋转着屁股摩擦我蓄势待发的肉棒。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张姐的阴道内,重复着进出的动作,刺激阴壁分泌液体,为肉棒的进入做準备。
    张姐的肉洞越来越湿润,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进去,她的肉洞越来越热,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随同手指的动作,淫肉不断翻出。我用另一只手解开她的短裙,任其滑落在地上。
    我的龟头蠢蠢欲动,我拉下她的内裤,将膨胀得变形的肉棒,顶在张姐雪白丰满的屁股上。从后边将上衣撩起到张姐的肩膀上,使张姐丰满的屁股裸露出来,我轻轻将张姐推到水槽边,让她俯下身抓住水槽的边沿,使她的正滴着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慾眼下。张姐分开大腿,摆明了要让我更容易出入。我泰然自若地将龟头顶在洞口,我按住张姐的屁股,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前挺进。
    「张姐,我正在进去妳的身体里…」顿时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
    「啊…我知道…」
    我的肉棒已渐渐地刺进张姐的体内,使张姐倒吸了一口气。
    「啊呀!」
    张姐芳狂呼起来:「小刚……呀……好硬……呀啊……呜…喔……」
    「张姐妳的穴好紧好温暖。」
    我说着,用力把腰一挺,将肉棒深深的插进张姐的蜜穴中。
    没顶的肉棒为张姐带来片刻的颤抖,让她不自禁地低吟起来:
    「好棒……嗯呀……小刚……」
    「喔…呵…呀…」
    随着我的抽动,张姐发出了淫蕩的呻吟:
    「很……很厉害……啊…呀……你让姐感到很舒服……呜…啊啊呀!!」
    当我的肉棒在淫穴内一进一出之间,张姐也会溢出更多的淫水;互相摩擦的耻毛,宛如火上加油,让我俩的情慾更加高涨。插穴的「啾啾」声,令厨房充斥着淫慾的味道。
    「呀噢!啊呀呀!呀啊……我的好弟弟……呜啊……再用力点……呀呀……啊!再用力啊……呵……呀呀呀啊!!!」
    「是吗?那么再快一点吧……」
    我摆动腰部,让坚挺的肉棒在张姐的水洞裏进出,一下一下的肏着她的穴。虽不断流出爱液,但那腔壁仍紧紧的吸着我那巨大的阳具,让我感到无比的快感。
    「呜呀……啊啊……噢……不行了……,姐要来了……受不了呀!!!」
    被我不断的插穴,张姐的身子与阴道紧绷起来,高潮将近:
    「嗄呀呀……来……了……来了……呀呀啊!!」
    「啊……我洩了!……」
    张姐抓紧我的手,一股淫水洩了出来,她便趴倒在水槽边。接着我把张姐抱起,放到一旁的餐桌上,我毫不费力就将她修长白玉的美腿抬高搁在餐桌上,脱下她的围裙和上衣,握住张姐那柔嫩的肉球,窗外照射而下的阳光将张姐肤若凝脂的雪肤照耀得闪闪动人,美艳的张姐丰满的玉体在我吸入阵阵体香下被我咨意舔弄,淫秽的叫春声自她的红唇哼出。
    张姐浑身颤抖一下,继而浑身扭摆起来,娇哼的说:
    「小刚,……你快插吧!….我好…..痒……好难受…….」
    我的肉棒对準阴穴,向前一挤,顺利的滑穿进去,张姐体验着那美感,慢慢的向后躺到餐桌上。
    我扶着张姐的两膝,低头看见肉棒在小穴中进进出出,视觉刺激引动高昂的情绪,现在张姐躺得四平八稳的,于是长驱直入,大大方方的肏起来。张姐也马上就感觉到比刚才更强的快乐,「唔唔」的阖眼乱哼着,我马不停蹄,回回见底,干得张姐美上了天。
    「啊……小刚,你的好硬……哦……插得我好美……啊……」
    张姐眉头紧皱,好像很难过,嘴儿却笑咧咧的,又好像很快乐。张姐雪白的嫩屁股死命的摇晃摆动,迎凑我阳具的插穴,香汗流湿她的上衫,长髮如云般的飘动着,美豔的姿态使我龟头阵阵酥痒,我知道快要射精了,我拔了出来,提起她修长的玉腿靠在我肩上,龟头对準她一张一合淫水直流的美豔阴户。
    俯卧在桌上全裸张姐的肉体看来格外妖媚,雪白浑圆的美臀下,股沟中裂出湿润欲滴的肉缝,我左手握住张姐纤美的脚踝,稍稍抬高,右手扶着白嫩的圆臀,将肉茎前的龟头在已流出透明滑液的膣口涂抹,淫湿的蜜口流出的滑液,已经把阴道润滑得足以容纳粗长的男茎咨意进出。
    润滑后的阴茎粗得青筋纠结,张姐双手紧抓着我,哼声微出,玉臀摇摆的迎合阳具的抽插,我扶着张姐的纤腰,依着圆白挺翘的臀部,来回的将阴茎插进阴户里,穴内饱胀的美感使张姐紧紧抱着我,银牙紧咬,粉嫩的秀脸微蹙,粗长的喘息声环绕整个厨间。
    「哦……乖小刚……快快把姐干上天……啊……啊……姐要你……天天要你……啊……啊……对……再快……啊………」
    浪声没完,果然就又是骚水泉涌,这时却听见门口传来剎车声。
    「啊呀……他回来了……」
    张姐着急的说:「啊……啊……停下来……」
    我却不肯,发狂的捧着张姐猛干,插得她哇哇乱叫。
    「啊……啊……不要……啊…啊……老天……哦……我从来没这样过……啊……啊……从来没这样舒服过……啊……啊……哦……哦……又……又……又来了……吧……啊……亲弟弟……啊…啊…干死姐姐了……啊…我要丢……我要丢……啊……啊……」
    说着果然就有一大股浪水,「咕叽」的半喷半流,涌泌出穴口,她的嫩肉顿时一阵紧缩夹紧肉棒,然后一阵温热的阴精便延着肉棒外顺流到我的阴囊上。
    我此时也忍不住这份快感,下体兇猛抽插她饱涨动人的嫩穴,极尽疯狂的强姦她的玉体,快速的一顿抽插之后,「啊……我也要射了……喔……张姐……」
    接着我抖动着身子,大量的浓精直喷进子宫内,将一股鲜美而灼热的精液全数射进她的体内,让她的子宫仔细嚐着淫乱的精液。灼热的精液灌注也使张姐紧抱着我,双脚也紧夹着我的腰,不断的喘息呻吟。
    门外突然一声:「老婆…,妳是不是在厨房啊?」
    这么一叫,只把我与张姐吓得胆颤心惊,我与张姐赶紧整理好衣服,深怕他先生马上就要进入家门里来。
    「小刚,你快从后门出去,这里让我来应付……」接着我就从后门偷溜了出去。
    回到家后才平覆了刚才的紧张心情,但之后我偶尔还会趁张姐的先生不在时,去叙叙旧,让她享受这禁忌的偷情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