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在火车上给民工迷姦 更多>>
 

    妈妈在火车上给民工迷姦

    时间:2018-07-11 「快一点,妈,火车快开了……」我转身叫道,老妈赶紧紧走两步「嗯,好 啦,小亮,别催,来得及……」
    我叫小亮,高三学生,乘着放暑假,和老妈搭火车从我家乡去探望在广州工 作的老爸。本来乘汽车更快的,但我老妈坐汽车会晕车,没办法只能坐火车了。 好在我们搭的是夜班火车,路上正好睡觉。
    先说说我妈吧,我妈今年46岁,在一个机电公司搞销售,长得一般,不过 比较耐看,身材丰满,特别是她的乳房,本来就是南方女人少见的D罩杯了(嘿 嘿,我拿我妈的奶罩去玩的时侯知道的),现在随着她身体逐渐发福,都有E罩 了,今天她为了到广州给老爸一个惊喜,穿了一套黑色的套装,黑色到脐裙,黑 色丝袜,黑色高跟鞋,把她的骚肥肉体都展现了出来,现在为了走快几步,屁股 和乳房一晃一晃的,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检票上车之后,我发现坐在我们旁边和对面,还有周围几排是一伙同乡民 工。
    我妈那骚熟的肉体,一上车已经让他们目不转睛了,那群民工的眼睛,不停
    的在我妈身上扫来扫去,好像恨不得把我妈吃下去似的。我妈在伸手把袋子放到 架子上时,脚跟向上台,身子前倾,胸不免挺得更高了起来,那些人的眼睛一直 都直勾勾的死盯着老妈的大奶子看。
    我和我妈坐在靠里面那两个位,老妈在侧身坐进去的时侯,我看到和我们同 排的那个民工深吸了几口气,好像要把妈妈吸到肚子里去的样子,看来我妈身上 成熟的女人味令他的鸡巴都骚动起来了。看我妈给人用眼睛吃豆腐,我反而有点 兴奋。
    火车开了一会,我和我妈就拿了两支冰红茶出来喝,一边聊着天。我看看周 围民工,虽然也聚在一起聊天,但眼睛却不时地看了我老妈,嘿嘿,看他们这种 表现,我的变态心理又发作了,一边聊着天,一边幻想着我妈怎么给这群民工用 黑鸡巴狂操。
    就这样过了两三个钟,已经快十二点了,车厢里的人大都睡了起来,老妈也 已经靠在座位上瞇眼睡了起来。
    不给机会怎么行,民工老兄,我来帮帮你们吧……我故意掉了个冰红茶的瓶 盖子下去,弯腰去捡时,乘我妈睡觉不清注意,故意把她的两脚分开了……这样 老妈靠在坐位上睡觉,脚就有些开开了,弯腰就能看到她裙里的春光。
    那群民工发现后,不停的假装掉东西,趴下去偷看我老妈裙里春光,我假装 没注意,心理其实已经很兴奋了。过了一会,我也假装合起眼睡觉,方便他们一 下,呵呵,他们以为我也睡了,就偷偷商量起来,没想到给耳尖的我听到了。
    「大哥,这骚货今晚干了她吧?」
    「嗯,妈妈的,老子也流口水了。老陈,你拿点药出来,就是上次搞阿娟的 那种。」
    「嗯,就是这个……找机会下药……」后面的听不到了。我倒,还碰上老手 了,呵呵,看来他们想下药搞我妈啊?而且有人做这种事可不是三两次了。
    不过这样更令我兴奋了。老妈,今晚将是你淫秽的一夜啊。我假装睡下去, 凭感觉有人悄悄在我和老妈身边动来动去,大概在下药吧。又瞇了一会,我伸伸 腰,假装醒了过来,发现两瓶冰红茶都给人动过了(商标对着我的位置偏了), 我摇醒我妈说「妈,把冰红茶喝了吧,不要留个瓶子佔地方,我要去买点宵夜来 吃。」
    火车的桌子很小的,我妈也没意见,迷迷糊糊就把饮料喝了,又靠在椅背上 迷糊起来了.我拿起我那支冰红茶,假装喝了一口就拿着向餐车走去,去到车厢
    间的垃圾桶,忙悄悄全吐了。
    到餐车随便买了几个麵包,又上了下洗手间回来,我发现随着我走回来,我 和老妈坐的那一排的民工有点慌乱。「这么快就下手了?」看了我老妈一下,发 现老妈的姿式和我离开时有点不一样,两只脚分得很开,衣领也有点凌乱,乳房 大概给那几个人摸了吧?
    我内心淫邪的一笑,坐下来拿了一幅墨镜戴上「死灯光,列车员也不关下灯 啊?闪得我都睡不好」我一边嘀咕,一边靠在椅子上睡了起来。
    过了十多分钟,那帮民工就拍打我和我老妈的身体「同志,这东西是不是你 们掉的?」去,想试探我们啊?我假装昏睡过去,一动不动。
    看我们已经昏睡过去,那帮民工就行动起来了,他们先把我搀到对面的坐 位,然后好几个人就坐在我老妈身边,先动手摸了老妈的脸,看她一点反应也没 有,就胆起来了。
    好几只手一边疯狂掐摸老妈的奶子、大腿,一边把我妈的丝袜,内裤,上衣 和乳罩都剥下来,老妈的白花花的淫肥肉体一露出来,他们看得都呆了:那沉甸 甸的肥白乳房,乳房上黑紫色的乳晕和大奶头,雪白的大腿和小腹之见那一丛神 秘的黑森林,正在发出淫邪的招唤…… 反应过来后,十几只大手疯狂向老妈的肉体上摸去,大嘴也像见到鲜美的羊 肉那样舔了上去……那些还没轮到去摸的人就抢了老妈的乳罩,内裤和丝袜拚命 的闻,吸……我透过墨镜看着这淫秽的一幕:我妈现在斜靠在一个高大的民工身
    上,那个民工扶着我妈的头,好像见到甘泉那样亲着我妈鲜嫩的嘴,吸着我妈甜 美的唾液。
    乳房上,几只手疯狂的抓着,乳房在他们的手上像麵团一样变幻着形状,两 个奶头给两张嘴含着,嘴的主人还不时用牙齿咬着,嘴用力的吸,似乎想把我妈 的乳汁给吸出来.老妈两脚给人分得快成九十度了,几只手指在阴道内不停抽 插,还掰住大阴唇往两边分,使阴核暴露出来,脚丫也给两个人搂在嘴里疯狂的 舔着,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种淫蕩的气息……我的鸡巴已经硬了,这比我上次把 老妈暴露更加刺激!
    他们舔,摸了一阵之后,那个把老妈搂在怀中的男人做了个手势,嘴往上一 孥,其余的人乖乖的停止了动作,退到一边。
    只见他把老妈头向下放在小桌子上,手向下一拉,一条坚挺的肉棒顿时弹了 出来,龟头已经从包皮露了出来。他把老妈扶好,屁股正对着他,手扶着阴茎, 腰一挺,肉棒顿时进入已经很湿润的阴道抽插起来。
    「喔~~~太爽了。」男人低吰到,腰前后动作得更快了,疯狂抽插着,老妈 似乎在这种动作下也有点感觉了,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嗯,嗯」声,不过刚叫了 几声,一条肉棒就伸进她嘴里抽送了起来,老妈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十几只手
    也伸了上来,在老妈身上摸来摸去,几张嘴也在身体各处舔着。
    那男人抽插了十多分钟,嘴里突然发出「噢……」的声音,扶着老妈的腰向 前快速顶了几下,摊在老妈背上不动了。「老大射了。」旁边一个民工吞了口口 水,向另一个人说到。我看到在老妈的阴唇和那个男人都阴茎之间的隙,一些白 色的液体正在流出来,顺着老妈的大腿流向地板。
    民工老大爽完正在休息,一个民工对他说道:「老大,这里人太多了,干得 不痛快,不如去包了个软卧厢,让兄弟们也尝尝肉味?」
    「好,去找乘务员说说,大家都有份。」
    很快包一个软卧厢的事搞好了(不是长途车,软卧没几个人去住),他们把 衣服给老妈披上,搀着去了软卧,乘客大都在睡觉,倒没人发现老妈的奶子露在 外面一晃一晃的~~哎,这可怎么办,看不到了。
    但我又不能动,没办法只能从民工们兴奋的交流中知道情况了:现在同时有 四条阴茎在抽插她,嘴里两条,屁股一条,阴道一条,射在里面的精液多到要用 手挤出来扔在地上,要不阴茎都插不进去了……
    民工不停的轮流去那个包厢,一个搞完另一个立刻补上「呵呵,阿贵,怎么 样,屁眼爽吗?」
    「太爽了,陈哥,屁眼比阴道紧好多。」
    「你小子还干了两次啊?」
    「阿勇他们都第三次了。」
    「呵呵……」听着这些对话,想着老妈在里面像一团肉一样给人翻来覆去, 我一下射在了裤里面。
    「东莞东快到了,请乘客準备下车……」车内广播响了起来,那些民工听了 都起来收拾行李,还有几个还繫着裤带从软卧车厢跑了回来。
    「那女人怎么样了?」
    被叫做老陈的男人问道。「没事,刚好像给我们干得太激烈,差点醒了,老 大又给她吃了药,还在睡呢。」
    「哦,到站了,快走吧。」五点半钟,这群民工在轮姦了我妈两个多钟头 后,下车走了。
    火车再次发动起来,到广州还要一个多小时,我走去软卧车厢,推开5号包 厢的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也呆了:老妈赤裸着仰面躺在床上,嘴角一股白色的液 体顺着她的头髮流向床单,全身都是精液和口水的痕迹,乳房上都是红色的牙齿 印和掐痕,两个奶头红肿着,还渗出了血丝。两只脚大张着,阴唇向外红肿的翻 着,屁眼大张,一些红白色的液体正从阴部和屁眼往外流……空气中充满了一种 奇怪的骚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