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十四章 平步青云 更多>>
 

    天地之间 第十四章 平步青云

    时间:2018-06-14 没过两天,赵静很着急地召集我和赵志在老君山公园的碧峰茶楼里开会,这次老爷子的大女儿赵华也来了,我一看她长得和妹妹差不多,标準的一对家庭妇女,心里不怎么感兴趣。
      但反过来一想,又不是娶回家当老婆,长相一般也不是什么缺点,是啊,自己再怎么也不会娶这两个,退一万步讲,至少有月琴和春花这一对俏货给自己垫床暖脚呢。
      大家先想了想新成立的这公司应该叫什么名字,想了半天,都没个所以然,最后还是我拍板,就叫新的公司为『龙腾贸易投资公司』。
      由于老爷子的亲戚不能出面担任新公司的头,以免关联交易和以后税务局查帐等其它避讳,最后还要找两个别的人来当公司领导。
      大家都没开腔,还是等我的意见,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想男的想法多,不太好驾御,我手里有两个女下属,一个叫辜月琴,一个叫傅春花,都是老实听话没见过世面的,身份证也捏在我的手里,就以她们的名义来开办,这样安全性可以得到保障。」
      大家觉得这只是两个傀儡,很快就一致同意通过了,当然大家都不清楚这两个人其实早已彻底沦为我的小老婆了。
      关于準备注册资金和验资等问题解决后,大家开始决定人事问题,在赵志的提议下,赵华和赵静也一致同意我暂时兼任龙腾公司的总经理。
      但我坚决不同意,说龙腾的目的就是倒资产,如果由飞龙内部的人来兼任的话,太明显了,这个总经理的职责自己是责无旁贷,但不能明里兼任,只能暗中操纵。大家觉得我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于是合议这个人选在近期内找到合适的以后再另行安排。
      赵静提议商量一下公司的配备和人员设置,我和赵志都觉得有点奇怪,但既然对方露出了尾巴,当然我们也想顺桿爬爬看看下文。
      「公司的业务量不太大,主要是资产的管理和投资,我想部门以简单高效为好。」赵志建议着。
      「是啊,我也是这个意见,」我接着说,「我想总经办、业务部和财务部三个部门就可以了,以后有必要的话加个公关部,两位大姐都是老爷子的身边人,这厂子都是老爷子的,其他的部门我和赵大哥顶着,财务部务必要你们两位把把关,这样大家才是『亲兄弟、明算帐』,就少了许多的闲话和矛盾了。」
      赵志在旁也看我说得头头是道,点头称是。
      「不,我们姐妹只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哪里有水平到财务上把关哦。我看这些还是都交给白秋大兄弟和赵志好了,你们如果有用得着两位大姐的地方,只管打招呼就是。」赵华打着哈哈。
      我不想多绕圈子了,直言说:「这样吧,你们两位在财务上挂个名,我安排一下,每个月每人发五千元工资,年终还有分红和奖金。」
      「那老爷子那边呢?」
      我一听,想你们也干得出来,自己捞足了不仅不冒个泡,还想吃干的,不过吐血也就这一下了。
      「老爷子一月一万,你看由你们谁来代领,或者开个折子也可以。另外新公司成立的那天开始,导入专项资金50万,其中你们两人一人10万,老爷子那边30万,先把生活安排好,你们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没有了,白大兄弟安排得真好!」赵华忍不住夸了出来。
      「什么白大兄弟,应该是白总了。」
      赵静当然更懂这个社会了,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白总」,顿时骨头酥软了一般,有股飘飘欲仙的感觉,以前自己仅仅是个打工的,而从今开始自己就是领导者了,真是人和人不一样啊。
      「是啊,小白是我们看着成长起来的,如今当了白总可不能骄傲哦,别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呢!」赵志有点含酸地敲打着我。
      「哪里,你们才是真正的领导,我是为你们服务和打工的,随时不对都请指出来,如果我有作得不好的地方,就让我下课好吧!」我软中带硬地回击了赵志一句,不过两女哪里听得出来,反正收穫这么大,得到了满足,都是笑瞇瞇地。当我提议吃个便饭的时候,大家欣然同意。吃饭的时候,赵静暗地里对我说:「白总,我有个请求看你能不能赏个面子?」
      「什么事啊,说出来听听。」我没赶上答话,赵志先接了话。
      「我有个远房小侄女,叫罗曼,今年十九岁,才从财大毕业,是学会计大专的。反正龙腾公司才成立,财务上也需要人,要不然让她试试?」
      「大姐你发话了,我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只有一条,公司才成立,形像上也需要注意一下,小罗人怎么样啊?」我终于探出了底盘,不过对付个才毕业的黄毛丫头自己的自信还是有的,回的这句话暗藏伏笔。
      「你们就不知道了,白总喜欢的是美女,连给他办公室扫地的都必须是大眼睛双眼皮,身材又要好,穿着时装和高跟鞋往哪里一站哪里是扫地的,简直比模特还靓呢!」赵志半带挖苦半当真地说。
      「你们别听他的,不过我喜欢下面的长得比较顺眼,注意一下着装,这样看起来赏心悦目,工作起来兴致更高些。」我这句话在赵志耳里可真黄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白总放心,罗曼长得挺俏的,也是大眼睛双眼皮,身高一米六二,功课又好,在大学里追求她的海了去了,绝对不会让白总眼睛难受的。」赵静说着拿了个信封过来。
      我抽出来一看,是两张照片,晃眼一看,梳一马尾头,挺漂亮的,也有点丰满,是个俏丽的大姑娘,我有点满意了,毕竟这是名都市女郎,又是才毕业的女大学生,个人条件也挺好的,比自己骑的那几匹马子不仅从气质上还是文化修养上都要优越一些,我决定「要」了她。
      「有男朋友吗?」我问。
      「没有,小姑娘挺纯的,不过以后白总有合适的,可别忘了给她介绍哦!」
      赵静眼含深意地看着我,我觉得背上一股凉意,妈的,这罗曼看来是给我下的一颗饵子,也是监控我行动的一个棋子,不过自己有什么害怕的,就算来的是颗糖衣炮弹,老子也要剥下糖衣吃了再把炮弹扔回去呢。
      「好吧,我一定放在心上,好好给她介绍。」我肯定地说,心想自己胯下的小兄弟就是现成的,到时候一定好好介绍给罗曼让她见识见识。
      走的时候,我一人给了一个10000元的大信封,老爷子也有一个,而两女在这里传达了赵胜的口头指示,飞龙製药的厂长先由赵志代理,我升副厂长,有关文件马上办理,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坐赵志的车回到卧龙山庄,我感觉十分兴奋,无法入睡,便让值班的春花将辜月琴、张华英、沈桂华一起喊过来,随着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由远而近,我的心也浮想联翩。
      门开了,四名厂花大美女排成队鱼贯而入,八条美腿上四双崭新性感的粉色尖包头T字袢中空细高跟鞋,都是她们刚才换上的。四女知道我好这一口,喜欢让她们穿上高跟鞋干,为了争宠,都在比谁的高跟鞋精美贴脚、骚媚诱人。
      而今天的打扮可更绝的,每人都穿着新定制的薄纱蝉翼透视服,色调是一种柔媚的淡紫色,粉颈处是用毛茸茸的紫色边围住的,而所用面料是种薄纱钩花面料,月琴和春花是兜胸露背连衣喇叭裤式样,显得亭亭玉立;而桂华和华英是兜胸露背连衣短裙式样,显得丰满诱人。
      本来这样的衣物是内戴奶罩和内裤穿用的,即使那样也性感逼人,但我严令她们内里一丝不挂,这样三点处仅有白色钩花作点缀,更加欲掩还露、清晰可见。
      四女从天梯过来直达我的内室,饶是这样,每人还是在外面套了件白色的短风衣,进到外间的时候才脱掉,低着头红着脸穿着这连最大胆婊子都不愿意穿的「衣物」近乎全裸登场。
      看到自己的马子们穿这样的紧身透视衣裙,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艳动人,我下面的鸡巴硬了起来。
      但我今天不想马上骑上去干,还有件东西可以享受消遣一番。我从公文包里拿出赵静给的那个信封,看上面还有手机和QQ号码,知道这是赵静特意写的,但我不愿意主动去打。
      拿出里面夹着的那两张照片,一张是在爬山旅游时照的,侧着身子双手扶在身边的岩石上,梳一个马尾巴头,大眼小嘴,微笑着两酒窝,很有些妩媚动人的味道,穿一件黑色短风衣,背个黑色羊皮双肩包,脖子上扎有一条黄色的纱巾,漂亮的小腿上穿着一双白色丝光长袜,精美雅致,一只脚俏皮地翘着,玩了个玉鸡独立,脚上穿的是双黑色的绒面袜式高跟中统靴,看起来人挺有味道。
      另一张是近景特写照,穿一套天蓝色的中式丫头对襟套裙,双手温顺地交叉在前面,甜甜地对着你微笑着,两酒窝特漂亮。灯光下看越看越美,心里也越舒服。
      整体看来,这个罗曼真的是名条件好会打扮的俏丽的女大学生,身上不仅有华英的英气,有桂华的丰满,有春花的甜美,也有月琴的一双美腿,我细看了以后,觉得实在满意。
      「谁啊?」月琴问道。
      「女朋友,别人给介绍的。」我大大咧咧地说。
      「这么小啊?」张华英问。
      「不小了,19岁。」
      「爷都26了,般配吗?」
      「有什么呀!春花才18岁,爷干着不也挺爽的,仙娇17岁不也拿给爷骑了。来甜妹春花,张开你的小嘴给爷含着。」说着我让春花跪下来,将鸡巴耸进她张开的小嘴,让春花为我吹含助兴。
      「月琴我儿,你帮爷参谋参谋,还是女大专生呢,学会计的,想到爷手下找个工作,你看漂不漂亮?」我一边摸着桂华的奶子,一边问自己心爱的小老婆。「找工作填个表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送这样的照片呢?」华英问道。
      「现在大学生都开放,送两张照片算什么,还有送影集的,甚至还有送内衣照的。」我插嘴说。
      「真是的,我看和妓女没多大区别了。」华英感歎道:「算了,你看看我们姐妹这衣服,也亏爷想得出来,爷哪天性起了就这样把咱们弄去拍个照,咱们比妓女也差太多啦!」月琴酸溜溜地接着说。
      「还能怎么样,随着爷舞弄吧,我看和妓女比好不到哪里去。」
      「不,妓女是到处卖的,我看咱们姐妹不算,最多算个卖淫女卖笑女什么的。」桂华打趣说。
      「好了,别乱说了,大学生里好的还是有的嘛,你看这个罗曼,人长得漂亮,又会打扮、会卖俏,月琴我儿,你到底觉得怎么样啊?」但月琴没有回话。
      「怎么啦?吃醋啦?」我淫笑着,我特喜欢美女为我吃醋呢。
      「卖俏和卖淫有什么多大区别,这层纸还不是迟早给爷捅着玩的。反正没有什么,人家心里不舒服,你见一个爱一个,这社会上只要你有钱有势,送上门来的又多,一会儿城市少妇啦,一会儿女大学生啦,多的去了。咱们尽你蹧蹋成这样了,这会儿你又不爱了,反正我是破鞋烂货,你爱玩不玩。可是春花和仙娇都是黄花大闺女被你给破的身,你可别喜新厌旧太过份啊!」辜月琴话里透着点悲凉,眼睛也有点湿润了,下面春花听到这里,动作也慢了起来。
      我被春花吹兴奋了,「月琴,你别说,老子就喜欢干你这个小破鞋,别人爷还不稀奇呢,老子再惨还有你这个小破鞋可以干,比起以前那可是天堂般的日子了。」
      说着,挺着硬硬的鸡巴,横抱着辜月琴将她扔到大床上,自己两下脱了衣服就骑了上去,也顾不上脱她的透视连衣喇叭裤了。
      听到辜月琴淫蕩销魂的呻吟声,我觉得太美了。
      「月琴,你别说,那女大学生没你漂亮呢,爷收了她,让她给你当妹妹,你们都是爷的小老婆,一起在床上伺候爷好吗?」
      「没廉耻的东西,白秋,你到底要蹧蹋多少女人才满足呢?」
      「多少也不够,日遍天下也不够。月琴我的儿,来,让爷好好日够你个小骚货。」
      我扑在月琴身上撕开她那近似没有的透明衣裤物勇猛地日了进去,开始耐心而有技巧地姦淫起她来,而春花、桂华和华英也靠了过来,满屋子瀰漫着一种淫蕩纵慾的气氛,在这里,贞女也会疯狂起来变成蕩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