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动态 >

北师大十年跟拍《00后》 中产家长的共同起点+不同教育模式=不同 时间:2017-10-03 10:13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2017-10-03 00:33 来源:西学东渐留学 幼儿园

原标题:北师大十年跟拍《00后》 中产家长的共同起点+不同教育模式=不同命运

这个故事跨度长达10年,主人公是一群00后,这更是一场关于教育的宏伟实验:不同个性的孩子,从共同的起点出发,之后选择了不同教育模式,从而成长为不同的人;而每一个孩子的成长历程,都是不可复制的生命故事。这就是央视热播的纪录片:《00后》

在00后的成长过程中,选择什么样的教育是一个核心问题。在放养天性和规范约束的二元对立中,我也曾迷信自由的力量。但问题的核心在于,孩子并非只有两种模式,而是星斗一样各自独立,熠熠生辉。”——导演说

10年前,片中这些父母都为懵懂的幼儿们选择了体制外、培养理念较为“自由”的私立幼儿园,就是寄希望于孩子们的天性得以自由成长。然而,小升初之际,部分家长猛然醒悟,中国体制内教育制度可以带给孩子较为稳定的人生成长路径,而国际化教育有太多不确定性,风险系数过高。

但当今社会为孩子成长提供了新的空间,也让为家长们开始思考怎样让孩子接受个性化教育。

正所谓没有最好的教育、只有最合适的教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有千千万万个选择。然而成长的机会只有一次。对于这种精神负担,孩子们并不自知,唯独他们的父母清楚并且必须明晰孩子要做什么,他们又可以帮助孩子做些什么。

这些孩子,曾经在同一所幼儿园中玩耍,然后,从共同的起点出发,家长和孩子们一起作出了不同的选择:有的进入公立小学,行走在学习成绩与素质培养的钢丝绳上;有的进入私立学校,压力相对小,又保留随时回归的可能;有的进入家庭学校,希望为个性发展提供最大的空间;有的干脆全家移民,直接接受国外教育……每集都让人深思。

第一集 《爱的方程式》

第二集 《时光若倒流》

第三集 《成长单行道》

第四集 《一一的世界》

第五集 《朋友这件事》

这部纪录片共五集,每集跟踪记录1-2个孩子。他们来自同一个幼儿园,在相似的环境下成长,却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具有了截然不同的性格特点以及做事风格。是什么促成了他们的变化?让我们一起经历00后的10年来的生活与成长。

与父母无话可聊、陪妹妹玩10分钟都如坐针毡的萌萌,关起房门做网络直播时却如脱胎换骨般地呈现另一幅生动的面孔;

从小就能享受独处乐趣的一一已经13岁了,她可以充满哲思地解读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甚至利用假期来到那个曾经几乎找不到玩伴的幼儿园做义工;

虽然是女孩,辰辰最喜欢的玩具却是刀,她枕边放着一把1米多长的武士刀,刀身纯黑,挥动时发出冷冷的光……

第一集《爱的方程式》:母亲给的,真是孩子想要的吗?

小男孩锡坤从两岁开始上幼儿园,小时候的锡坤,可以说是十足的“熊孩子”。他会把小朋友的鞋、足球扔进垃圾桶;他“煮面条”吃,把面条烧着火,再往火上撒一把盐,

因为他知道盐在火上会爆。他乐此不疲地玩着这类让人抓狂的把戏。儿时的锡坤,是一个天真、活泼、大胆的孩子。

妈妈为锡坤操碎了心,锡坤两岁进幼儿园时,她追到幼儿园去喂奶;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她带着锡坤搬家,和爸爸分居两地;再后来,她干脆辞去了工作,专心陪伴锡坤成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锡坤却渐渐变得内向起来。进入小学后,锡坤迷上了科学实验,立志长大后成为科学家,他的妈妈担心孩子闷头做实验,错过了人际交往的乐趣;后来锡坤又喜欢上了魔术,妈妈又担心他长大之后,靠魔术没办法养家。

为了让儿子更好地合群,妈妈曾经想尽办法帮他报演讲班、夏令营,帮助孩子能融入同龄人;临行前,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操心无比。我们可以看出,长大了的锡坤,仍然有着对妈妈的依赖。

锡坤在个性与爱好中游走,妈妈却在执手与放手间挣扎。伴随着儿子青春期的到来,

妈妈开始思考如何放手。

妈妈:(需要的是)你离开我。

锡坤:(轻松而坚决地)你离开我。

直到这时,锡坤妈妈才醒悟过来,她说:“我们有一句话叫‘60分妈妈’,就是你不能做到70分、80分。你有时候不要做得太完美,可是我一开始就是要做完美妈妈的。然后这就出了事儿了,就是我操心太多了。但是我即便是这样,知道这些,我还是怀着一种爱心来做妈妈。”

锡坤妈妈和无数中国妈妈一样,把自己的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孩子,甚至采取了“丧偶式育儿”;但孩子又是怎么对他的呢?母亲给的,真的是孩子想要的吗?

第二集《时光若倒流》:“二孩时代”的爱与痛

小时候的萌萌长着两颗兔牙,十分可爱。她会笑,会撒娇,会生气,也会哭泣。爸爸把她送去幼儿园,她哭闹着不舍得爸爸离开,大声喊:“爸爸别走!”哭到整个班都一起哭。

现在的萌萌已经是初中生,她还多了一个新的身份——姐姐。两年前妹妹的到来,改变了三口之家的平衡关系。如今的萌萌,每天从学校回到家,就把自己锁进房间,最多的时候,是和耳机与手机在一起。父亲对她说话,不回答;父母邀她出门,不愿意;和妹妹也似乎从来没有亲密地相处过。

萌萌的父母想过很多办法促进两姐妹的关系,13岁生日的时候,妈妈送了一副特别贵的耳机给萌萌,条件是——萌萌每天要和妹妹玩十分钟,为期半年,萌萌为了耳机答应了。其实,所谓的“一起玩”只是待在一个屋子里,却看不到任何感情交流。

萌萌和父母的交流越来越少,她不再寻求妈妈的拥抱,也拒绝爸爸上下学的接送。回忆起曾经和女儿亲密相处的时光,妈妈眼含热泪。萌萌说,她想有个时光机,回到一年级的那个暑假,享受在游轮上和父母无忧无虑的时光。

萌萌是《零零后》中,唯一一个需要面对二胎妹妹出生的孩子。她说,她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妹妹。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价值。“父母不喜欢我了,我被忽略、被取代……”

她对妹妹几乎是无视的,从不跟她玩儿,爸妈将此归结为萌萌正处于青春期,天生叛逆。但是旁边的阿姨却道破端倪:每次外出都是爸爸抱着妹妹,妈妈跟着,萌萌走在一旁,跟个陌生人一样;而萌萌只说了一句:对这种父母我能说什么。

当青春期遇上二孩,很多家庭都面临着新的挑战。新生命的降临,改变了家庭结构,也改变了父母的教育理念。

00后的孩子从小生活在开放的环境中,对存在感与话语权的要求更高。该怎样满足孩子的精神需求,是00后的父母们共同面对的课题。

第三集《 成长单行道》:最好的选择

昊天和嘉阳是幼儿园的伙伴,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梁昊天性格内向,喜欢自个跟自个儿玩;刘嘉阳开朗活泼,“迷妹”众多。后来,他们上了同一所小学,出于家庭环境与教育理念的不同,他们过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

昊天选择了大多数中国孩子的道路,他在传统教育中学会了守规矩。他在体制内按部就班地学习,忙于考试、作业、各种补习班,他的学习牵挂着家人的心,取得好成绩是父亲最重要的期望。在“主流”的道路上,他摸索着自己的方向。

当昊天奋战中考时,嘉阳一直为留学准备着。家庭观念和家庭环境为他提供了选择自由,所以自小他就与众不同。他清楚自己的性格适合怎样的教育,决定申请选择体制之外方向。社交和英语,对他来讲都不是问题。

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但是他们都认为那是对于自己最好的选择。嘉阳妈妈说:“让孩子自己做选择,我们给予支持,结果如何让他自己去承担。”

有些事,只有经历过了才会懂;有些路,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家长永远无法代替孩子成长,尊重与陪伴,才是最好的姿态。

第四集 《一一的世界》:让孩子成为本来的样子

“我觉得一个人玩挺好,我不想交朋友。”三岁的一一说。她总是喜欢一个人,当其他的小朋友聚在一起玩耍的时候,一一宁可么一个人看书、发呆,就是不愿意和其他小朋友相处;老师一再地引导她学会交朋友,但是她却说:“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听到孩子这么说,老师感到无比惊讶。

但老师和家长意识到,为了孩子的未来,要合理地引导孩子,让她学会和人交朋友,让孩子慢慢融入人群社会中。

长大后的一一虽然朋友不多,更多的时候选择独来独往,但是她对于生活有了清醒的认识。

“我觉得,要求人是外向的这件事它首先肯定是有它的目的的,是为了让人们更加紧密地就是抱团在一起,然后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吧。但是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讲,其实它对内向的人是有点不公平的。其实内向的人也有很多自己的优点的,比如说能更好安静的思考沉淀。”

无论是三岁时,还是十三岁时,一一的身上都流露出淡然的力量。

一一的父母是怎样教育她的?在纪录片中一一父母的镜头不多,但可以看到的是:父母并没有试图完全改变她。

时间魔力也有无法穿透的空间,性格DNA沉淀为专属自己的人生密码,也许“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是科学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父母要做的,是因势利导,让孩子成为他本来的样子。

第五集《 朋友这件事》: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这一集讲述的,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孩子。男孩叫乐乐,在幼儿园乐观积极、机灵古怪,为了和其他小朋友玩会想尽各种方法,并且能够融入其中;

女孩叫辰辰,每天都会在幼儿园门口等一个人,风雨无阻,见不到他,她会一直等待,只有见到她的小玩伴,她才会露出微笑。

乐乐慢慢长大,他喜欢和同学们在一起,后来在妈妈的引导和同学的感染下,他爱上了机器人,如今已赴美读高中。乐乐说:“我现在的选择,就是要去追寻我的天命,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行,然后不管结果怎样,我努力了我就是赢家。”爸爸说,希望他有能力追求自己的幸福。

十四岁的辰辰没有朋友,她不喜欢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她喜欢动物、玩偶,说以后想做野外动物科考员,尽管这样会远离人类。

有些人注定成为侃侃而谈的演说家,有些人则适合安静地待在实验室。正如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让孩子走自己的路吧,适合他们的,才是最好的。

看完这部纪录片,做父母的都沉默了。当今的中国社会,为孩子成长提供了新的空间,也让为家长们开始思考怎样让孩子接受个性化教育。

10年前,他们为懵懂的幼儿们选择了体制外、培养理念较为“自由”的私立幼儿园,就是寄希望于孩子们的天性得以自由成长。然而,小升初之际,梁昊天的家长猛然醒悟,中国体制内教育制度可以带给孩子较为稳定的人生成长路径,而国际化教育有太多不确定性,风险系数过高。于是,孩子进了公立学校,开始了在各种补习班之间为了应试分数的奔波。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家长的共识。在“保险”的体制内教育与“释放天性”的国际化教育之间,到底该如何抉择?于是,所有人都期待可以回到让亲子间可以亲昵的童年时光。

这些在幼儿园度过欢乐时光的“00后”,不再是父母羽翼下的稚童,他们思考起自己的性格、未来、人际关系和内心热爱,他们体验这个世界的五光十色,尝试挑战自己,尝试把握自己的人生。家长对于孩子未来的忧虑、优秀与否的价值判断,完全来自于自身,源自于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无法掌控的焦灼。于是,他们将最保险、在他们看来最万无一失的选择强加于孩子,却无视或不愿倾听孩子的内心。我们便看到了“努力的家长”与“疲惫的孩子”,虽然在人生的惊涛骇浪中风雨同舟,却不能同舟共济,疲于奔命般地挣扎。

“00后”成长于急速转型发展的中国当代社会。他们个性鲜明,观念开放,接受新鲜事物,自主选择生活。他们将是跟世界交流最密切的一代人。而与“00后”们血脉相连的父母——这些成年人也许在职场叱咤风云,但是当面对自己的孩子时,他们会不知所措,会自我怀疑,得不出确切的答案。

孩子的性格养成、孩子的社交模式、孩子自主意识的萌芽与发展、孩子对于教育模式的认知、父母的职责、父母与孩子之间关系的界限等,是需要每个成年人根据每个孩子的独特性,与孩子们共同探索得出的,家长和教师以及所有的成年人能够做的只是帮助孩子成长,而非剥夺他们探索的机会,代替他们行走属于他们的人生之路。

以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为首的这个主创团队,用10年跨度,展示了孩子们对既有现实不合理之处的反对:性格外向的孩子就可以受到嘉奖,乐观开朗、夸夸其谈、领导力就是优秀儿童的典范;对现有教育模式的拷问:素质教育的理想和应试教育的体制之矛盾;对与孩子们朝夕相处的家长的质疑,为什么任何事情都要听家长的?主创们试图借此探讨中国当代社会、学校、家庭对“00后”具有怎样的影响,而“00后”又将怎样影响未来的中国社会。其实,无论家长们怎样努力,孩子们如何叛逆,每个人都在人生的洪流中顺应历史地成长。人生的路需要孩子们自己走。

《00后》执行总导演喻溟说:“00后的父母多为70后,他们曾接受应试教育、搏击过高考,如今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对于子女的成长,他们挣扎在素质教育的理想和应试教育的体制之间。这真的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煎熬!

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西学东渐EduLinkUs

欢迎联系 西学东渐留学 王东老师 13901294812